• <li id="nwuj8"><ruby id="nwuj8"></ruby></li>
    <td id="nwuj8"></td>
    <li id="nwuj8"><ruby id="nwuj8"></ruby></li>
    <acronym id="nwuj8"></acronym>

      <acronym id="nwuj8"><strong id="nwuj8"></strong></acronym>

    1. 歡迎來訪 東昌府新聞網-聊城視音頻新聞門戶網站

      手機網站  |   幫助中心

      首頁 > 醫療衛生 >醫療動態

      進入花粉高峰期 春季花粉過敏怎么辦?

      作者:東昌府新聞網 發表于:2023-03-20 09:39:06  點擊:

      進入花粉高峰期,花粉過敏患者明顯增多北京同仁醫院變態反應科主任醫師就過敏問題答疑

      春季花粉過敏怎么辦?

      生機勃勃的春天,陽光明媚,鶯飛草長,花粉過敏也如期而至。北京地區進入花粉高峰期以來,近期到醫院就診的花粉過敏患者明顯增多。

      對于過敏,患者有許多疑問:為什么向來好好的,一夜之間就過敏了?為什么身邊過敏的人越來越多,是不是心理作用?我過敏,是不是免疫力比別人更強?為什么脫敏治療了一年,反而增加了過敏原?

      近日,新京報記者連線了北京同仁醫院變態反應科主任醫師張媛,就過敏問題一一答疑。

      過敏

      過敏根源在基因 是否發病在環境

      新京報:懷孕、搬家、感冒,很多人過敏的契機“千奇百怪”。過敏到底是怎么來的?能被不相干事件觸發嗎?

      張媛:一個人是否對某一些物質過敏,取決于基因,但是否發病、發病的時間和強度,取決于有沒有暴露在相應的環境中。舉個例子,有的人對北方常見的蒿草過敏,但生活在長江以南的城市,不接觸這種物質,他可能一輩子都沒有癥狀。

      還有一種常見情況,之前都沒有問題,突然某一年發病了,這是因為過敏也有累積效應。個體有一個被觸發的閾值,過敏原暴露累積到一定程度,才會引發相應的臨床癥狀和靶器官疾病。

      新京報:過敏是遺傳性疾病嗎?高危人群有哪些?

      張媛:過敏是一種復雜疾病,遺傳在其中占據一定作用,存在家庭聚集傾向,但不能叫遺傳性疾病,不是說爸爸媽媽有,孩子就一定有。任何復雜疾病都是這樣,像糖尿病、高血壓,有家族史發病風險更高,但不必然發病。

      至于高危人群,我們團隊做過多次針對過敏性鼻炎的全國性的流行病學調查,并沒有發現明確的過敏的高危因素,不同性別、年齡和民族間并沒有顯著區別。但是環境中過敏原的暴露程度和過敏的發生是有關聯性的,比如我們在花粉濃度比較高的內蒙古草原地區進行的流行病學調查顯示,該地區的花粉導致的過敏性鼻炎的發病率約為全國平均患病率的兩倍。

      新京報:感覺過敏的人越來越多,是錯覺嗎?

      張媛:根據我們團隊前期的兩次縱向流行病學調查,2005年全國的過敏性鼻炎平均患病率是11.1%,2011年患病率達到了17.6%,6年增長了大概6.5%,提示過敏性疾病的患病率的確在逐漸增高,我們在門診中也發現了這種趨勢。這種變化可能與環境和氣候變化有關。

      新京報:過敏的孩子變多,是因為小時候成長的環境越來越干凈了嗎?

      張媛:這種說法來自于一個比較重要的假說,叫做衛生假說,它認為兒童早期得到愈多感染,則日后發展出過敏性疾病的機會愈低,這在大概二十年前是比較流行的,但有爭議,沒有達成共識,后來逐漸淡化了,至少它無法解釋所有過敏性疾病的發生。

      新京報:過敏是不是意味著免疫力比正常人更強?

      張媛:不能這么說。正常情況下,人體的1型和2型輔助性T細胞反應是處在一個有機的平衡中的,過敏指的是2型輔助性T細胞反應是亢進的,不是免疫力過強,而是比正常人過激,這是一種病態的狀況,因此出現了I型變態反應性疾病。

      關于過敏和免疫力的關系,好多患者還會問,是不是增強鍛煉、提高免疫力,就能不得過敏疾病,這個也幾乎不可能,因為過敏性的體質不會輕易改變,尤其是成年之后。但是加強鍛煉、作息規律,可以讓出現臨床癥狀的頻率相對下降,癥狀減輕。

      新京報:有沒有心因性的過敏?

      張媛:人的情緒確實能引導軀體癥狀,比如非常緊張不開心,鼻部癥狀尤其是鼻堵可能加重,這是一個副交感神經主導的過程;相反,我們在很興奮很專注的時候則很少感覺鼻塞。這些并不是過敏的特異性癥狀。

      新京報:過敏原會越來越多嗎?

      張媛:其實就是過敏原暴露的累積效應,特別是兒童容易出現這種情況。比如一個患者,做脫敏治療,原來只是對塵螨過敏,做了三年復查的時候發現增加了新的過敏原,因為他在這三年時間里接觸其他過敏原的時間也在一點點增加。有些人會歸因于脫敏讓他增加了過敏原,這是不對的。

      脫敏治療有幾個重要的收益,首先是阻斷患者發病的自然進程,降低發生哮喘和其他癥狀的機會;其次,可以降低患者增加新的過敏的機會,這是國內外文獻都有報告的,可能不做脫敏,三年后增加的過敏原會更多。

      干預

      關注氣候變化 提前進行防護

      新京報:花粉季到來后,你們接診的情況怎么樣?

      張媛:我們的門診量是相對固定的,但花粉過敏患者的比例明顯增加,而且一些患者的臨床癥狀比較重,正常的工作和學習受到嚴重影響。

      讓我印象比較深的是,就診患者中既有老患者也有新患者。老患者因為既往幾年接受的關于花粉過敏的宣教,他們對自己的癥狀和正常治療周期非常了解,比較遵醫囑,單純就是過來提前開藥;也有部分患者,對于這個疾病的整體認知有偏差,過去沒有進行規律用藥,來的時候癥狀已經非常嚴重,訴求也很強烈。

      的確過敏的癥狀也有輕重,輕的包括過敏性鼻炎、結膜炎,有些人覺得只是難受一點兒而已,不太重視。其實過敏是一種全身的系統性疾病,如果控制不好,尤其在花粉期這個暴露非常強且快速的階段,很容易引發哮喘。

      作為醫生,我們要更多地將專業知識分享出去,讓患者對疾病有正確認識,也希望患者能重視過敏這個疾病本身,而不是只重視重的臨床癥狀。

      新京報:影響花粉過敏癥狀的因素有哪些?

      張媛:首先,花粉過敏有很強的時間規律性。北京地區的花粉過敏季分為兩個大的高峰期,一個是春季花粉期,一個是秋季花粉期。目前處于春季花粉期,春季花粉期主要有兩個高峰,第一個高峰是大概從一進入三月到四月中旬左右,花粉植被從榆樹開始,慢慢到楊柳,然后是柏樹;四月中旬之后可能會有第二個高峰,植被包括白蠟、樺樹、松樹等等。秋季花粉期一般在立秋到國慶節期間,最常見的植物包括蒿草、葎草、藜、豚草等。

      患者的臨床癥狀跟花粉濃度暴露有很大關聯。我們看到,如果氣象局的花粉播報濃度非常高,接下來幾天就診患者的人數也會相對比較多、臨床癥狀相對比較重;氣候變化也有影響,比如春夏交界時多雷電,雷電會導致花粉的爆破,急診就真的哮喘急性發作患者會明顯變多。如果頭一天有強降雨,花粉被打落地面,第二天放晴后,空氣中花粉濃度也會更高,患者的過敏癥狀也會更嚴重。

      所以建議花粉癥的患者應當除了關注花粉濃度外,也要關注氣候變化,提前進行防護,譬如佩戴口罩、加強鼻腔沖洗。如果伴有明顯眼部癥狀,可以戴上眼罩。如果明確了自己的花粉過敏原,建議患者在整個花粉季節都應該規律用藥。

      新京報:兒童過敏何時介入合適?能正常用藥嗎?

      張媛:兒童過敏也是有指南推薦的藥物可選擇的,建議家長遵循兒科醫生的醫囑以及藥品說明書即可,不必太擔心。

      過敏的自然進程是兒童過敏非常重要的一點。嬰幼兒剛出生時,以食物過敏為主,會出現腹瀉、濕疹等癥狀,隨著年齡增長,很大概率會逐漸過渡到鼻炎、哮喘等呼吸道疾病。盡早明確和規避過敏原,對于阻斷過敏的自然進程能起到好的作用。

      治療

      脫敏治療可以根除 但種類有限

      新京報:過敏能根除嗎?

      張媛:過敏原特異性免疫治療,俗稱脫敏治療是過敏性疾病的一種特有的治療方式,可以理解為老百姓說的去根的治療,它是指在明確導致過敏性疾病主要過敏原的基礎上,讓患者反復接觸逐漸增加劑量的變應原提取物,使機體免疫系統產生對此類變應原耐受,從而控制或減輕過敏癥狀的一種治療方法。治療周期一般3-5年。

      新京報:脫敏療法的治療范圍有多廣?

      張媛:國內比較成熟的標準化疫苗,一個是塵螨,一個是蒿。這兩種過敏是適用的。

      新京報:哪些人適合脫敏?

      張媛:首先建議比較單一過敏原過敏的患者進行,如果你還有其他的過敏原,譬如塵螨之外也對寵物過敏,又做不到舍棄小動物,也可以選擇對塵螨進行脫敏,至少能去掉大概一半的病因,降低過敏原負擔;其次是針對過敏原的特異性IgE濃度最好相對高一些,這樣對于免疫治療的反應也更強。

      如果你的過敏原特別多,還是建議進行規律性的藥物治療。當然在特殊情況下,尤其是常規治療效果很不理想的情況下,也可以與醫生充分溝通制定個性化的治療方案。

      新京報:能同時對兩種進行脫敏嗎?

      張媛:同時脫敏在理論上是可以的,比如對塵螨和蒿這兩種過敏原都過敏的患者也挺多的。但針對蒿的疫苗是前年才上市,在國內還屬于新生事物,因此同時脫敏,還沒什么經驗。從理論上講,如果同時進行兩種過敏原的脫敏治療,我們建議至少要等一種過敏原的脫敏治療已經進入比較穩定的維持期,再開始第二種過敏原的免疫治療,而且在治療過程中要嚴密監測患者出現的不良反應并積極應對。當然,最好還是國內有同時兩種過敏原脫敏的循證證據之后再在臨床開展相應治療。

      新京報:能不能直接在生活中進行脫敏?比如我小時候喝牛奶拉肚子,但一直喝,現在似乎也好了。

      張媛:有些孩子小時候對食物過敏,長大后確實能發生耐受,但吸入性的過敏不太能發生自我耐受。也有人即便對于食物也終身不耐受,甚至一吃就發生極度過敏、產生休克等等。每個人的體質不太一樣。建議有食物過敏病史的患者要積極記錄自己過敏的食物種類,并儲備一定的抗組胺藥物以備不時之需。

      新京報:脫敏的過程也是累積的過程,會不會反而加重過敏?

      張媛:這是在制定脫敏治療方案時就充分考慮的問題,因此脫敏的過程是逐漸增加劑量,而不是一下子讓患者接觸到很大的劑量。通過長期的治療,達到維持量,然后保持一個遠期的療效。

      用藥

      患者何時停藥一定要遵醫囑

      新京報:過敏可能自愈嗎?

      張媛:這個可能性是極其小的。首先要確定他查過過敏原,確診是過敏,而不僅僅是出現了過敏類似的癥狀。其次,過敏的輕重也和環境中的過敏原濃度、自身狀態有關。

      新京報:有的患者覺得過敏很難根治,查過敏原沒意義,不如直接用藥。

      張媛:查過敏原的意義,首先是明確診斷,靠癥狀來判斷屬于“印象診斷”,如果沒有實驗室依據,其實是不能確診的。有些患者查完后發現沒有過敏原,他其實是非過敏性鼻炎的可能性更大,屬于嗜酸性粒細胞增多性或者血管運動性鼻炎,他們對于溫度變化、刺激性氣味或者顆粒物比普通人反應更激烈,在臨床中比較常見。當然也有可能是只發生在鼻腔局部的“局部過敏性鼻炎”。

      明確了過敏原,可以達到三方面收益,第一盡可能在生活中規避過敏原,比如對小貓小狗過敏,那可以做一個回避;第二適合做脫敏治療的,對于塵螨、蒿的過敏,可以進行脫敏治療;第三對于花粉過敏的患者,了解了自己過敏的花粉播散周期,需要提前進行防護和規范化的藥物治療。

      新京報:抗過敏藥會發生藥物依賴、耐受嗎?還有患者說用了激素胖了幾十斤,真的會發胖嗎?

      張媛:現在針對過敏的臨床一線藥物,譬如鼻用激素、鼻用抗組胺藥、口服抗組胺藥和白三烯拮抗劑,都不存在依賴性,也基本不會耐藥?;颊哂X得藥物療效欠佳可能與病情程度有關,出現停藥后反彈與疾病特點有關,因為患者又再次暴露在過敏原環境中了。

      目前在治療上很大的誤區是患者治療依從性欠佳,經常用了幾天覺得癥狀緩解了,就自行停藥。實則癥狀的控制和炎癥的完全控制是有時間差的,所以我們經常建議患者看一下藥物說明書,上面一般會寫用藥28天,這是經過動物實驗等等得出的數據,四周可能更容易把炎癥完全控制。所以患者一定要遵守醫囑。

      患者擔心吃藥越多,身體內攝入有害物質越多,或者一聽到激素就害怕,擔心會長胖。其實這也是一個誤區。第一我們使用藥物來控制疾病,尤其是慢性疾病,是希望不要因為疾病的進展而導致更嚴重的問題。所謂激素的副作用指的是長期使用,一般是注射或者口服的全身給藥,單位是毫克,過敏性鼻炎最重要的一線用藥是鼻噴激素,起到全面抗炎的作用,但鼻噴激素藥量非常低,都是按照微克給藥,這種低劑量下,再入血、反饋到全身,副作用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提醒

      北京地區的花粉過敏季分為兩個大的高峰期,一個是春季花粉期,一個是秋季花粉期。目前處于春季花粉期,春季花粉期主要有兩個高峰,第一個高峰是大概從一進入三月到四月中旬左右,花粉植被從榆樹開始,慢慢到楊柳,然后是柏樹;四月中旬之后可能會有第二個高峰,植被包括白蠟、樺樹、松樹等等。秋季花粉期一般在立秋到國慶節期間,最常見的植物包括蒿草、葎草、藜、豚草等。

      建議花粉癥的患者應當除了關注花粉濃度外,也要關注氣候變化,提前進行防護,譬如佩戴口罩、加強鼻腔沖洗。如果伴有明顯眼部癥狀,可以戴上眼罩。如果明確了自己的花粉過敏原,建議患者在整個花粉季節都應該規律用藥?!?——北京同仁醫院變態反應科主任醫師張媛

      來源:新京報


      真人实拍女处被破www免费